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graphviewe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废墟》最新章节。

“我是他的老师!”国字脸沉声说道,从他的脸上能看的出来他现在很生气,看着潘提兰的尸体,眼里闪过一丝可惜。

“你该庆幸我给她留了个全尸。”苏倾烟淡淡的说道,直视着国字脸,字字句句清晰无比的问道:“请问生死决斗的擂台战不就是拼个你死我活吗?”

国字脸被苏倾烟问得哑口无言,看着苏倾烟清澈明亮的眼睛,他突然有些心虚,随即回过神来,抬起头,但是目光却不看苏倾烟的那张脸,而是瞥到了潘提兰的尸体上,声音有些暴怒:“提兰她可能只是开玩笑而已!”

苏倾烟这会倒是被这国字脸老师逗笑了,这种话还能当作玩笑的?

“那我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苏倾烟耸了耸肩,无视掉了那个国字脸,看着被凌然捉住的那个绿衣女子,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别告诉我你已经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那绿衣女子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无比,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想逃,却被凌然狠狠的擒住,学着苏倾烟挑了挑眉,有些挑衅的看着她。

“凌然,把她丢过来。”苏倾烟淡淡的说道,下一秒,那绿衣女子就被丢到了苏倾烟的脚前。

“你还想干什么?谋杀师姐不够还要谋杀同学?”国字脸老师有些愤怒的看着苏倾烟。

“我说您老哪凉快哪待着去行不?”苏倾烟朝着他翻了个白眼,然后蹲下了自己的身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绿衣女子,把自己的手抚上了她的头,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绿衣女子有些受宠若惊,以为还有反悔的余地,于是赶紧说道:“我叫舰惑!苏姐姐你能不能放我一马,我错了,我今天早上不应该那样挑衅你的,对不起,苏姐姐能不能留我一条命?”

苏倾烟看着眼前的舰惑,嘴边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原来你叫贱-货啊?名字挺适合你的。”

“嗯嗯嗯!”舰惑的目光里带着祈求,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倾烟,希望苏倾烟能放过她。

“可是,御灵宗没有教过你,做人不能出尔反尔吗?”苏倾烟的手慢慢的抚上了她的脸,声音温柔得能溺出水来,可是却让在场的人感到不寒而栗,只有趴在地上如同一只狗一般的舰惑听不出里面的意味,愣愣的看着苏倾烟。

“做人不能出尔反尔,出尔反尔就别做人了……”苏倾烟嘴边扬起了一抹非常美丽的笑容,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在那了,可是下一秒,舰惑的头一下子就滚到了地上。

“所以,你去做一只鬼吧。”苏倾烟的语气温柔无比,随后,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般,突然抬起无辜的眸子,声音有些天真的说道:“哎呀,不小心用力过度了。”

“……”在场的人都纷纷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刚刚他们根本看不见苏倾烟是怎么把舰惑的头给割下来的,只是眨眼间的事情,舰惑的头已经滚在地上了。

“你……”国字脸老师很惊讶的看着她,眼里有些恐惧,更多的是惊异!

因为现在苏倾烟的修为和实力已经被她压制住,在国字脸老师的探测下,苏倾烟也仅仅只有地玄一阶巅峰的实力而已,但是潘提兰却是有地玄四阶的实力啊,那舰惑也有地玄二阶的实力……

怎么就纷纷都被苏倾烟杀死了?

国字脸老师也许不知道苏倾烟杀潘提兰的时候根本没用到灵力,不然他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和表情了。

ps:告诉我你们想不想小凛凛~~~

“你……”国字脸老师震惊带着一些恐惧的看着苏倾烟,然而苏倾烟却是用着一种傻逼+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不得不说,苏倾烟感觉这老师就是闲着没事干的,而且脑子还有些问题。

苏倾烟最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就直接走掉,往着凌然那边飞去,直接下了擂台,还顺便说了一句:“碧谭班的可以回去了。”

留下了一脸傻逼的国字脸老师和一群懵逼的群众。

而苏倾烟这招杀鸡儆猴的影响却是挺大的,经过这么一次之后,二年级的一年级的都没人敢来找苏倾烟的茬,倒是来献殷勤的特别多。

“小烟,听说你把一个二年级的人杀掉了?”这天,林洛闲着没事干跑了过来,苏倾烟一战成名,现在从低等班到高等班以及终极毕业班都知道了苏倾烟以地玄一阶的实力杀掉了一个地玄四阶的人,高年级有些喜欢挑战的人蠢-蠢-欲-动着,只是碍于御灵宗的规矩,他们并不能来找苏倾烟切磋,除非苏倾烟亲自去找他们打架,这是一种保护低等班的手段。

“恩。”苏倾烟低头逗着小迷,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

林洛看着苏倾烟这副淡然的模样,脸上扬着无奈的笑容,然后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名声都飞满整个御灵宗了?”

“哦。”苏倾烟仍然是淡淡的回答道,只是那眼底里闪过了一抹忧伤的神情。

林洛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于是,像是想到了什么,拿出一块青色的令牌交给了苏倾烟,扬着灿烂无比的笑容说道:“半个月的晋级考核准备来临了,小烟你拿着这块令牌去书宝殿看一下书吧,这个权限比较高,能看从一到六年级的所有考核知识的书,对你半个月以后的晋级考核会有一定的帮助。”

苏倾烟抬起头看向了林洛,随后微微一笑,收下了他的令牌,说道:“谢谢林师兄。”

“不用,哈哈。”林洛灿烂一笑,随后想拍拍苏倾烟的脑袋却被苏倾烟一下子躲开,尴尬的手停留在了上面,然后挠了挠自己的脸,跟苏倾烟告别之后就往后飞去。

苏倾烟收下他的令牌,并不代表她就一定要用他的令牌,说起这个,她都差点忘了自己身上还有这么一个宗主令牌,借了林洛的令牌倒是可以掩人耳目。

“苏苏!”凌然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身后跟着蓝若,脸上满满的都是慌乱,还有一丝担忧。

苏倾烟将小迷丢回了空间里,转过头看向了慌慌张张跑过来的凌然和蓝若,淡然的问道:“怎么了?”

“小烟……苏净不见了!”蓝若急急的说道,那眼里布满了雾气,都快滴出水来了。

凌然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苏倾烟,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穿着红色的裙衫,脸上永远都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好像什么事都不能影响到她一般,就如同她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一般,每次看到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凌然总感觉到自己的心好似慢了几个节拍。

苏倾烟心里一震,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了女生住处的地方,然后继续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苏倾烟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她并没有把谭老师上次给她的那个符咒用在苏净的身上,因为她总感觉这符咒对于苏净来说的伤害非常大,所以只是用一条黑色的布条遮挡住他的眼睛,与别人说是瞎了而已,拥有红瞳的人可能在这个大陆里真的是非常恐惧的存在,她仍然还能想到谭老师在看到苏净的第一眼的时候,那眼里满满的都是恐惧,带着一丝的憎恨和愤怒。

而她说的那些事可能是有一半是真的,而有一半,是她故意说的。

“刚刚苏净还安安静静的坐在房间里,但是当我转个头再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蓝若的眼睛红红的,在看到苏倾烟的时候那忍着的眼泪一下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就应该把窗锁好的,他就这么出去了,而且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不小心被人……都是我不好……”

“没事,他不会被人找麻烦的,而他也会自己回来的,别担心。”苏倾烟拍了拍蓝若的肩膀,只是眼里复杂无比。

“苏苏……”凌然看着苏倾烟,好似有什么话要说出口,张了张嘴,却什么字都没吐出来。

“恩?怎么了?”苏倾烟清澈的目光看向了凌然,面色平淡无比,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焦虑和担心的神情。

第一时间更新《废墟》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锦绣清宫

依喏

也曾用心爱过你

顾溱溱

逍遥小赘婿

隐丹子

清经世文编名词解释

扎古的左眼

大唐第一狼人

塞外老翁

旱魃绯月

小小晨子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