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graphviewe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龙极纹身》最新章节。

赛菲罗斯眸子一扫,只有冻彻心扉的虚无和狰狞,浅浅轻‘吟’着:

“人心,世界上没有东西比你更可靠……

人心,世界上也没有东西比你更不可靠……

一失足,千古恨!

恨自己识人不明!

恨自己轻信人言!

恨自己没有早日发现身边人别有所途!

但这又为何?

为何倾注所有热情,却只换来了无情的冷笑?

为何拿出了全部的善意,却只得到了恶毒的回报?

为何我不负人,人却负我?

纵集天下智者,千般思量,万般推敲,亦只得难解二字。

终于……

仰天长叹,人心莫测!”

如‘吟’唱诗歌,又如‘吟’唱玄奥的魔法咒语,话语中,透‘露’着一股亘古不灭的悲沧和沧桑,赛菲罗斯念了个开头,而后整个泥之海疯狂翻涌起来,无数咒怨呢喃齐声而鸣,伴奏着,共鸣着,似要道尽心头无尽之怨一般。

最终,‘吟’唱到了最后,泥之海瞬间异变,化作狂澜怒涛,以绝强的威势横扫四方。

“吞天噬地第五恨·恨人心莫测”

泥之海炸裂翻飞,道道泥之柱通天而立,堪称顶天立地也不为过,散发着无法言语的凶戾气势。。更新好快。

“一朝得志,便翻脸无情了呢,都不想想是谁这么努力培养你成为顶天立地男主角的。”

莫煌冷哼一声,因为向他袭来的泥之柱是别人的十倍以上,虽然每一道泥之柱上附带的力量并不算雄浑,但力量‘性’质却是太过邪祟,每一泥上都蕴含着无以量计的怨恨悲愤杀念,那是倾尽九生九世都无法诉说的极恶之毒,纵然是以魔功起家的莫煌,也不太想正面碰上这种邪祟到极致的玩意。

身法使来,身影闪动,幻化万千残影,在漫天泥之柱中闲庭漫步,倒不是莫煌不想使用破开空间一类的挪移法‘门’,而是用不了,早在赛菲罗斯出手的一瞬间,莫煌就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妙,这泥之海翻涌来回,不止是声势骇人,还搅动风云灵气,将这一方天地硬生生化作了赛菲罗斯的主场。

不仅挪移法‘门’用不了,甚至支配天地灵气的权能都被大幅度削弱了,更时刻有一种诡秘魔力试图影响莫煌的意志和判断,当然,后者对莫煌千锤百炼的修者之心来说近乎无效。

莫煌的一生虽然不如其他天威圣者那么悠远浩瀚,见过宇宙诸般奇异造物,但见识也是有那么一些的,‘性’质邪祟幽暗到与这漫天怨恨泥之海想媲美的邪‘门’玩意,莫煌也是见过一些,知道一些的。しし最新章节已更新

莫煌以通天手段在地球衍生地狱时,那由众生之罪孽汇集而来的无尽孽气,和随后在这份孽气中进一步沉淀,堕落,最终升华而成的暗圣言,同样是一种邪祟到无法形容的邪存在。

但两者却有本质的不同,如果说那衍生地狱的无尽孽气是一个理智却试图毁灭全世界的邪恶疯子,那么这个泥之海就是彻头彻尾的疯狂魔兽,全无理智,就是恨,就是怨,就是怒,就是想要杀戮,想要毁灭。

如果撇除‘性’质邪祟这一点不谈,众生无尽孽气相对神妙,而这泥之海,威能却大上许多,莫煌以神念遥遥感应,却被近乎山崩海啸一般的咒怨悲啸给震了回来,如非莫煌见机得快,非要吃些小亏不已。

这还是同样‘精’通邪祟魔功的莫煌,其他诸如埃尔斯莫提等天威圣者,其神‘色’隐隐有些不对了,脸上微泛起一抹恍惚,眸子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岔怒。

“收敛心神,别让这些邪恶怨念侵入神魂之中。”晨星大帝一声暴喝,算是惊醒了埃尔斯莫提等人,场中目前只有他和始勾神两人算是相对轻松,只是鼓起自己护体气劲,这漫天泥之柱便远远被轰散。

“怎么可能有这样厉害的怨念,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侵入一个天威圣者的心灵。”

毕竟一个个都是活了最少数万年以上的老家伙,虽然一时间不查着了道,但片刻之后就各展神通恢复如常,而后埃尔斯莫提诧异的喊了一句,晨星大帝显然对赛菲罗斯眼下的状况有所了解,当下便开口解释道:

“千万别小看,我们现在要面对的,不再是之前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家伙,而是那个查尔马斯终极大预言中那个罪之魔王,一个被太古之时便已经逝去,却留下了不灭怨念的永恒圣灵意志附体融合的存在,这泥之海是那位永恒圣灵不灭怨恨的具现化体,具备无穷神通威能,最大的神通,莫过于侵蚀人心同化生灵心中的负面感情,一旦被同化,瞬间便要化作这片怨念之海的资粮和傀儡,不过眼下我们应对起来应该还算轻松,毕竟按照预言所说,这片泥之海应该经过三十三天的孕育,吞噬万千生灵的负面意识之后方能完全展开,但最好还是不要粗心大意,这套吞天噬地七大恨也是数一数二的绝世魔法,不可以小看。”

莫煌侧目一扫,看晨星大帝那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摸’样,莫煌顿时知道晨星大帝对于眼下这个场景只怕早有预料了。

也就是说,赛菲罗斯化作眼下这般‘摸’样,是他一手‘操’纵的。

作为‘精’灵族的现任大帝,却一手推动‘精’灵族末日预言的实现,这厮到底想做什么?

大家都不傻,顷刻间都在晨星大帝的言谈中发现了端倪,纷纷投去疑问的视线,后者也许是迫于压力,也许是压根就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便开口说道:

“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这个末日预言如果用的好的话,必然会成为我等讨伐阿尔铁尼雅大业中不可忽视的助臂。”

“阿尔铁尼雅这个贱人必须死,但是在这之前,你们这些‘混’帐家伙必须死在她的前面。”还没等晨星大帝解释清楚,赛菲罗斯变得邪异而悠远沧桑的话语远远飘来,随之而来的是数量多到无法计算的泥柱。

“先合力制住他,我有办法可以让他恢复到之前的‘摸’样。”晨星大帝‘交’代一声,便‘揉’身而上,遥遥一指,无量光明自虚无中降临创生,化作浩瀚光辉肆意挥洒而下,无需化作常规的光剑光刀光箭一类的玩意,在晨星大帝的光之法则驾驭之下,光仅仅是挥洒照耀,都足以造成绝世的杀伤力。

莫煌心头一动,以晨星大帝这般人物,居然都会开口说要大家并肩子一起上?

莫煌的心思也是其他人的心思,看到晨星大帝似乎没有留情的‘摸’样,埃尔斯莫提等人都不由得缓了那么一步。

晨星大帝是何许人也?‘精’灵族的现任大帝,雄霸‘精’灵族武力巅峰十数万年的最强者,这般猛人出手,敌人就算是末日预言中的大魔王,众人心头都本能的怀着大帝出马,敌人轻轻松松扑街而去的想法。

想法是美好的,情感是真挚的,信赖是不俗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正面杠上漫天泥柱之后,晨星大帝翱翔在空中的身姿滞了那么一瞬,如同被无法形容的擎天巨峰压制住一般,而后只见晨星大帝的脖子发出沉重的噶叽声,极其艰难的转过头,青筋在他脸上密布绽放,双目通红,宛如喷火一般,随后,晨星大帝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我刚才说是要合力出手啊,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没听到啊啊啊啊。”

惊愕的表情密布在每一个看见这一幕的人脸上,而后在下一秒惊愕化作无法形容的惊恐,因为……晨星大帝被漫天泥狂‘潮’一扑,如断翼的鸟儿一般直线栽了下去,噗通一声没入泥之海中后,连个水‘花’都没冒出来,良久也没见声息。

“真的假的?”就连始勾神都目瞪口呆,看着修为和自己相差无几的晨星大帝就这么扑街了。

“我猜大帝此举必有深意,说不定是要潜入这泥之海的中枢核心中瓦解掉其怨恨的根源。”

“埃尔斯莫提兄,麻烦你说出这番推测的时候先将自己一头冷汗和自己都不相信的眼神收回去先好不好,多猜也无益,并肩上吧。”

泥狂‘潮’自四面八方而来,有晨星大帝这块珠‘玉’在前,谁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各展神通和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泥狂‘潮’抗衡。

莫煌倒也不敢轻心大意,反掌之间,无边火光绽放,温度内敛,但‘色’泽却呈焚毁万物的暗金‘色’,火苗跃动,隐约有股炙热而撩人的勃勃生机。

双掌一开一合,便是万千火马火鸟火龙纷呈而出,这些火焰造物个个身姿清晰,神态栩栩如生,威能也着实不浅,火星四溅,硬是让莫煌周遭一切化作火焰世界。

这一招‘混’沌火焰衍天地为莫煌苦心孤诣创出的天阶战技,但却在‘精’灵族这个地方接连被破了两次,莫煌是个在哪里跌倒便要再哪里爬起的‘性’子,这些时日早就连番推演,将这一招推演到2。0的版本,眼下使来,便有了新的一番气象。

万千火焰生灵在莫煌的意志支配之下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盘旋袅绕,结阵聚力,而后不断分裂增生,而后又不断融合,几乎只是须刻之间,这一招便熔炼出十二头人间帝王级数出力的火焰魔怪,虽然无法长期驻留于世,但一时半会间这些火焰魔怪的杀伤力只在普通的人间帝王之上。

十二头火焰魔怪火力相连,正面撼上了泥狂‘潮’,然后再下一瞬间莫煌就知道晨星大帝扑街前的感受是什么了。

无边和泥之海碰撞,无穷无尽的咒怨呢喃顺着碰撞时那一瞬间的联系遥遥传来,说不清的哀怨,说不清的悲愤,还有倾尽天下之水都洗不净的愤怒。

这是泥之海的本源,也是那位陨落在太古时光的永恒圣灵最后的不灭怨念。

其他人不清楚,晨星大帝也许知道那么一点点,但莫煌却清楚,陨落于厮的那个永恒圣灵,只怕就是被阿尔铁尼雅突发神经病给宰了的那个恋人。

第一时间更新《龙极纹身》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总裁撩夫攻略

紫色斐然

红薯干发霉图片图片

空中大鸟

心劳日拙的意思

微风不凉

重生后她成了腹黑大佬的心尖宝

言瑕

我的美男夫君

临若雪

苍龙战纪

夜乔儿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