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graphviewe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无敌小神医》最新章节。

看着莫煌手头上那件明黄色,用毛绒绒布料精心制造而成,看起来可爱度爆表的猴子玩偶服,初代大天魔的脸微妙的扭曲了一下:

“小辈……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别过来……我一生横行天下,杀伐无双,战过的敌人不计其数,更曾差点一统整个天下,岂容你这般冒犯……啊!别脱我衣服,我情愿去死也不穿这见鬼的战衣。”

正文324.被终结大杀特杀惨遭鞭尸...

大月武神以一己之力迎战北冥素柔和黄超,一身凶恶冥气气焰嚣天,千载岁月凝聚而来的武学智慧发挥的淋漓尽致,出手便是神通,便是天威。

妖异猩红血月照耀,淡淡光辉洒落四方,凡是光之所至,便是大月武神神威所至之处,念动间空间扭曲破碎,重力波动。

陨星落月枪,碎日破天拳交替连用,攻防法度老辣而无破绽,枪芒布下星罗天网,层层交汇延绵无尽,配合背后血月照耀,空间发生种种异变,或扭曲,或蔓延,或破碎,拳出如雷,掀起连绵暴震,每一拳击出,都会蕴含了数十倍以上的重力威压,让拳劲刚猛到无法想象的境界。

北冥素柔和大月武神死战,但实际上却连大月武神的身都极难靠近,被大月武神以娴熟而精妙的空间武技和重力操纵玩弄于鼓掌之间,非等黄超配合皇天之神法相重拳轰出的时候才有真正向大月武神真身递招的时候。

而黄超纵然无师自通了破碎空间移动身形的法门,但熟练度和潜修千载的大月武神来说也很有差距,总难凭此克敌制胜,只能勉强维持个互有攻防的境界,而真实修为只有六品的弱点,也让黄超在战斗中渐渐处于下风。

纵然还有其他帮手在战场周遭,但能在这般级数的战斗中帮得上忙的却再也没有了。

挥洒出一道斩天裂地的刀芒,却被大月武神轻而易举以重力和空间操纵偏移到十万八千里远,北冥素柔一咬贝齿,已经在考虑是否要动用自家的底牌,但在这个时候,却听见一阵淡淡的传音:

“哟,为师的好徒儿啊,你似乎打的很是尽兴啊。”

北冥素柔当然不会忘记莫煌的声音,就是这厮主导了一切,明眸扫视,然后在远方十数里之外的地方感应到了莫煌的存在,这厮眼下居然很悠哉的盘腿而座,手捧酒壶,似乎看着自己奋战的摸样来下酒,当真让北冥素柔好生气急,但一时间兵凶战危,也来不及分神给莫煌传音,后者无视激烈的战况,依旧慢悠悠的说道:

“那大月武神在千年之前只差一步便能踏足飞升之境,可惜天嫉英才,在踏足最后一步前夕遭遇外魔人劫相阻,最终功亏一篑,自身修炼的大月武典留下了永远也无法弥补的破绽,只能抱着绝大遗憾直至寿尽,临死前他多番布置,将自己转换为幽冥界中传说的太阴魑魅,虽然未竟全功,但也有几分威能,眼下你们所见的人貌,全是因为他尚未吸蚀到足够的血食,没有展露真身的缘故……”

莫煌在耳边絮絮叨叨诉说着大月武神的情报,听得释永信和北冥素柔心头同时沉了下去,莫煌所言直指一个事实,那就是眼前的大月武神的实力绝对尚未见底。

“如果我是你们的话,眼下首先要做的绝不是和这厮力战,不断让他反复熟悉蜕变为幽冥鬼物之后的战斗模式,五指山就在你们身后十五里之处,如果能说服那位被镇压的大魔王出力,这般小妖孽也不过反掌之事而已,好了,我身为过场cg剧情的线索爆料人的职责已尽,徒儿,有缘再见吧。”

其实北冥素柔眼下心头最想的是莫煌出手,而不是去寻找那什么鬼大魔王,但可惜的是,莫煌絮絮叨叨一半天就是没有出手的意思,甚至说完这番话之后身影一闪便不知去向,气的北冥素柔五窍生烟。

“缠住这厮十数分钟,我去寻找解决的办法。”北冥素柔也无法,只能对着黄超大喝一声之后便脱离战局,朝莫煌提示的方向飞去。

五根如手指般的小山峰顷刻就倒影在北冥素柔的眼帘,顺带她也看到了那以简体中文和英文拼音书写的石碑,北冥素柔看不懂这个石碑上的内容,但释永信却一下子就没干劲了。

飞身落下,这五指山看不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草木全无,只有怪石林立,走不了几步北冥素柔就发现了目标,见到了那位被莫煌誉为绝世大魔王的存在。

其实也不用怎么用心去找,自从看见那个书写五指山的石碑之后,每隔几米就有一个石碑,上面清晰的刻画着一个指示方向的箭头,顺着箭头前行,就看见一个山壁上笔走龙蛇,龙飞凤舞的书写了一行大字。

在箭头指示的下方,一个毛绒绒的脑袋露在外面,脖子以下的身体尽数被压在五指山下,脑袋紧贴地面,一动不动,似乎早已经死去了一般。

“居然是猴子,难道真的是大圣爷相助吗?”看到这毛绒绒的后脑勺,释永信心头一突,连忙警告北冥素柔温柔有礼一些,省的唐突了有可能和那只以齐天为号的不羁魔猿有关系的家伙。

“请问,你就是那位绝世大魔王吗?奉魔门三帝莫煌之命前来解救于你。”

北冥素柔慎重的问了一句,却没有答复,那绝世大魔王依旧脑袋紧贴地面,一动不动。

“你好,请问你还好吗?”看见这疑似绝世大魔王的家伙一动不动,北冥素柔好奇的走了过去,似乎察觉到动静,绝世大魔王微微抬起头。

硬朗的五官,刚毅的面容,论姿容,长的也颇为耐看,让人一眼就觉得这厮是个硬汉的感觉,但双眸中两道血海,时刻洋溢着一股至凶至恶的魄力,让人从而忽略注视他的容颜。

“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女孩融为一体?你是什么东西,难道我沉睡的时光至今,这方世界的人种竟有这般突变,都可男可女了?”

冷厉的脸颊和嘴角线条,看得出这绝世大魔王的心情很是不佳,但扫视了北冥素柔一眼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好奇淡淡询问了一句。

“这其中还是有很多机缘巧合的理由的。”这一点也是北冥素柔很不愿被提及的地方,她毕竟只是个双十少女,和一个老男人合体至今,也不是没有尴尬和羞涩的,最起码自从合体之后她就不曾洗过澡了,只能用真气冲刷身体洁净尘埃了。

绝世大魔王听完也没继续追问什么,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如此这般也不关我的事,既然你们是莫煌那厮钦定的应劫者,那便去将封印去除,然后放我出来吧。”

这大魔王所说的能破除封印的机关也很明显,因为就在大魔王脑袋的正上方的山壁之上,一个红色的塑料按钮镶嵌在上面,塑

料按钮上除了歪歪扭扭画着一个呲牙咧嘴的骷颅头标志,还清晰的写着封印开关四个大字。

正当北冥素柔伸手想去按下那个开关的时候,释永信化作一缕光焰自北冥素柔身上飘离下来,大喝一声:“且慢。”

“唔?”

“你且回想一下,一路上我们到底被那莫煌坑了多少次了,这次那么顺利,他会有那么好心吗?”

回想起这一路来被莫煌坑的次数,北冥素柔宛如触电般急速收回了手,她试探性的向这被镇压的绝世大魔王询问道:“小女子斗胆一问,魔王前辈破封而出之后将要如何行事?”

绝世大魔王眼皮微微一撩,话语淡然,似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先宰了你们两个莫煌的走狗棋子,然后再宰了那个莫煌,然后将天下一切我所看不顺眼的人全部宰了。”

面对这番直言不讳的破封宣言,让北冥素柔和释永信脸色都难看了很多,因为在这个大魔王吐出这一番话的瞬间,滔天的杀气冲霄而起,横贯天地,化作一抹真实不虚的滔天血海漫天而舞,一缕杀意所化的气势,是如此的凄厉恐怖,如此的坚不可摧。

解救魔王反被魔王所杀,这般故事书中流传已广的最蠢桥段眼下就差点活生生的搬到了两人眼前,北冥素柔和释永信目目相视皆是无语。

正当踌躇之时,黄超破碎空间而来,一出现在两人面前啥事也没干,光顾着咳血了,然后不过数息时间,滂湃到足以扭曲天象地貌的冥气跨空而来,白衣飘然的大月武神左右手各持着一根血色战枪,气焰甚是不可一世,但细细看去,这大月武神的摸样也颇有不堪,上衣完全被打爆,胸膛一个硕大的空洞,灰黑的鲜血不住流出。

“如果你们还有什么手段赶紧用,刚才我和他互换一拳,都受了不轻的伤,只是此獠非人,这点伤势只怕奈何不了他。”

前有虎,后有狼的窘境让北冥素柔感到很是无奈,大月武神可不管敌人是否因为某种缘故而产生了迟疑,两根血色战枪狠狠抛出,化作两道璀璨流星落下,远途不断吸附天地元气催谷招式威能,待到临近五指山的时候,已经扩展为直径过三十米的巨型流星标枪。

北冥素柔双手持刀严阵以待,但却见到惊变突起,五指山的每一寸大地都在绽放光辉,炽白如火的波动横扫天地,巨型血色流星宛如如水的气泡一般,顷刻间就灰飞烟灭。

下一刻,五指山的真面目暴露了出来,山石散发氤氲圣洁佛光,直冲云霄,五根笔挺如剑的山峰此刻看起来宛如巨大的佛掌一般,佛光照耀之下,一切隐藏在虚妄之中的真实尽数暴露了出来。

天空大日无数火光丝丝缕缕投入其中,无数透明虚幻的锁链自虚无中凭空延伸而出,缠绕在佛掌之上,锁链上隐隐有万千生灵欢喜愤怒,咒骂悲戚之声,声声入耳,声声不绝,汇集起来,带着一股无上的浩大。

而在大地之上,也有无数漆黑而模糊的锁链生出,散发着静谧但却深沉的幽冥死气缠绕在佛掌上。

当这异象凸显之时,浩瀚佛光横扫天地一切,透明虚幻,漆黑模糊的两种锁链漫天飞舞,北冥素柔不小心被两条锁链横扫而过,顷刻之间就觉得筋骨酥软,浑身无力。

而那大月武神更是不堪,被佛光扫过的一瞬间就如折翼的鸟般,浑身冒着青烟袅绕跌落。

“无知鼠辈,这般封印也敢轻动,但似乎是个颇好的机会呢,苍穹血甲,给我……起。”

随着这绝世魔王一声呼喊,刹那间地动山摇,北冥素柔余光扫过,惊骇的发现,这绝世大魔王不知何时披上一身血色战甲,双手支地,竟硬生生靠着一股蛮力,用腰背将整座五指山抬高了整整一米。

整个五指山,顿时发出如同玻璃被划的尖锐声响,噶叽之声不绝,隐隐有摇摇欲坠之感。

似乎感应到魔王桀骜的反抗动作,无穷佛光反向汇集,化作一只佛光大掌硬压下来,绝世魔王抬头一望,眼眸中的血光喷涌而出,化作无穷魔光。

“区区一式残留的佛陀神掌余劲,勾连一些大日之火也想将我压下,简直就是自不量力,看我的天魔血掌第一式……血光初现。”

血色魔光冲霄而起,同样是血色,但大月武神那猩红而妖异的血色月光,和这逆佛为魔,穷尽杀戮破坏之尽头的绝世魔光比起来,简直只能称之为太过温柔和小家子气。

仅仅在神武界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天魔血掌,跨越了重重时光于此降临,依旧带着那藐视万物的霸气,血色魔光照耀,如海般滂湃涌动,吸摄万物生机元气为己用,永无止境的强化着,天空中那佛掌不仅没办法压下来,转而不住被这天魔血掌轰的渐渐动摇起来。

以眼轰出一击天魔血掌,血色光柱宛如一根柱子一般伫立在天地,穷凶极恶的吞噬万物,不仅顶住了那压下的佛掌,还不停动摇封印的根基所在,吸收着血色魔光柱反馈而来的元气,滋润着干枯到近乎极限的身躯,绝世魔王露出一抹狂野的狞笑,暴喝一声:

“引九幽地府之气来封印我,如果还在地府最深处还好说,眼下就是个笑话,魔动山河,给我碎吧!”

双掌一拍地面,无穷魔气灌入地面,大地顷刻碎裂,以魔气为引,无止境吞噬了九幽地气,然后悍然引爆,这一式魔动山河在大地之下掀起连绵阴爆,随后更是化作冲霄尘土气柱冲霄而起,那些漆黑的锁链仿佛受到了什么干扰一般,逐渐溃败消逝。

封印力道一减再减,笼罩在滔天魔气血光之中,依旧清晰可见绝世魔王已经半个身子探了出来,屈膝蹲下,肩膀扛住整座五指山,看到破封的希望,绝世魔王愈发凶狂,仰天大喝着:

第一时间更新《无敌小神医》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踏星

花惜音

万笑千不笑

中秋女

英美文学必读的100本书

千浅草

农家弃女之秀丽田园

舞青衣

想隐居是什么心态

紫云傲

鸿雁有归

小花言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